当区块链延伸到版权保护 这些问题值得深思

144
作者 banquanlian
字数 7548 阅读 1730评论 0


                  banquan.jpg

  央广网北京3月20日消息(记者 王明月)近日,由格莱美大奖获得者与音乐制作人组成的全明星团队,正式推出了区块链音乐版权项目TUNE,用以解决困扰整个音乐产业的版权保护与利润分配问题。


  今年以来,区块链应用于各个场景的消息不断传来,风口之上,炙手可热。在此背景下,国内也陆续出现了如小犀智能、太一云科技等将区块链运用到版权保护的平台,而个别平台已经在实践中实现了项目的落地。


  将区块链应用到版权领域,能否解决行业存在的剽窃成本低、取证难、维权难等问题?区块链又是如何在版权保护领域发挥作用的?与传统的版权服务相比,其优势又在哪里?区块链版权证明的法律效益如何?是否依然要靠公信力背书?


  区块链在版权领域的三个环节发挥作用:


  在互联网时代,除正式出版物外,大量的微视频、图片、网络文学等要想得版权保护并非易事。对于大量网络作品而言,在中国版权保护中心进行版权登记,需要耗费较高的资金成本和时间成本。


  “区块链通过运用数据加密、时间戳、分布式共识和智能合约等手段, 在节点无需信任的分布式系统中实现基于去中心化的协作,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小犀智能联合创始人李冬妮向央广网记者介绍,区块链技术目前在版权领域的应用场景包括三个方面:


  一是确权,区块链可作为有时间戳信息的分布式数据库来记录知识产权所有权情况,提供不可篡改的跟踪记录,而无需去寻求第三方信托的帮助;二是用权,区块链不可篡改的特性可以完整记录作品的所有变化过程,有利于实现版权交易的透明化,而通过智能合约,作品的用户便可向作品的版权所有人进行自动化的支付;三是维权,区块链可以将侵权电子证据进行高可信度存证,降低取证成本和提高证据证明力,为司法取证提供技术保障和结论依据。


  区块链版权证明法律效力如何?是否依然要靠公信力背书?


  在这三个环节中,首先要明确的是与传统的版权登记服务相比较,区块链能否具有相同的法律效力?是否依然要靠国家公信力背书?


  小犀智能市场总监胡日查博士向央广网记者表示,从原理上分析,相比较证据的来源,法官对于证据本身的证明力更为看重。“当然现实中,法官肯定会考虑证据来源,证据采集过程,证据提供者的身份背景等等。”胡日查指出,区块链版权证明和版保中心的证明相比,版权中心依靠的是国家公信力,区块链更趋向于技术背书。


  “这个问题要从两个角度来看,从技术角度,区块链技术背书实际上不需要国家公信力的,因为它自证清白。从现实角度来看,由于区块链目前并没有得到社会的广泛认可,司法实践接受区块链还需要一些时间。”胡日查认为,区块链最好和现有机构对接,以缓释的方法,逐步进入社会。据李冬妮介绍,在此背景下,小犀智能目前已对接了国家版权保护中心、公证处、律师事务所和各种协会组织。


  相较传统版权登记,区块链是否有价格优势?盈利点在哪?


  这也意味着,至少在当前环境下,区块链进行确权依旧需要与国家机构接洽,依旧需要公信力背书,那么对比已存在的传统版权登记服务,岂不是多此一举吗?


  对此,多位受访者表示,相较于现行的版权保护服务,区块链具有明显优势,因为如果去版权保护中心进行版权登记,不仅需要缴纳登记费还需要耗费较高的时间成本。“一是传统版权登记的周期太长,官方的审核一般需要20个工作日;二是版权登记的价格偏高,通常登记单件作品的市场价得500多元。”有业内人士指出。


  “中心化的高收费和低效率,一是没有竞争的垄断;二是技术层面的原因,比如以前全部是人工处理的方式。”胡日查指出,区块链可以达到基本近似于0元成本,秒级确认的确权。区块链作为一套自动运行的程序代码,比现有版权商业模式中,版保中心或版权代理等发生的成本要低很多。


  目前大多数平台在区块链登记等服务上是免费的,未来会探索什么样的盈利模式?李冬妮提到,现阶段的免费是由于市场营销或其受认可程度导致的,未来区块链在确权、用权和维权三个环节均可收取一定的服务费。


  区块链不能判断侵权与否,在维权环节是否无用武之地?


  除确权外,在维权上,区块链并不能对侵权行为进行判断,这是否意味着区块链在维权方面并无用武之地?


  对此,胡日查表示,虽然区块链不能判断行为本身是否侵权,但是相较传统的电子存证方式,区块链在记录侵权证据时成本更低、容量更大。“区块链作为高可信的网络和底层数据账本系统,可以实现侵权电子证据区块链存证。” 胡日查指出,基于区块链的侵权电子证据存证,一是成本低廉,二是可以连续大量取证,提升普通电子证据在法庭上的司法证明效力。


  各平台之间未互认,技术标准等差异是否会影响到举证?


  目前,随着区块链概念的大热,市场上已经出现了多家类似平台,而这种趋势未来可能会加剧。平台之间如果不能相互打通,在技术标准等方面的差异是否会影响到举证呢?


  胡日查坦言道,各平台之间虽然没有互认和打通,但平台之间的差异并不会影响到证据本身的真实性。“重要的是确权证明,能在法庭上声明自己的所属权力。”胡日查指出,法律更关注证据是否可以有效证明所声明的事实。“平台之间是否互认,中心化的机构是否首肯,都不重要,证据是否真实、可靠才是关键。”他强调说。


  当前传统版权模式矛盾未激化 区块链是否适逢其时?

不久前,工信部信息中心工业经济研究所发布的《2018泛娱乐产业白皮书》中指出,区块链正在改变着数字版权的交易和收益分配模式、用户付费机制等基本产业模式,将形成融合版权方、制作者、发行方、用户等的全产业链价值共享平台。


  “国家层面技术标准的制定和监管政策会提供良好的内外部环境,促进区块链技术的推广、普及和落地,单纯依靠民间力量,周期会比较漫长。”胡日查说。


  李冬妮指出,目前的版权运行模式,各方面矛盾并不是特别突出,没有到非改不可的地步,对于革新性的区块链技术的需求并不是十分迫切。但是,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版权演化出来微版权、小版权会让区块链“搭车沾光”。


  目前国内区块链发展应用仍处于较早期阶段,区块链基础设施还不够完善,行业应用也在探索阶段。业内人士建议,应当抓住区块链技术发展机会,同时理性看待区块链技术的落地进度和应用场景,避免过度炒作带来的投资风险。


区块链应用
登录 后发表评论